以上我們談到一些關於祭祀和禁忌,這些例子只是代表性的,許多禁忌在其他一些祭祀中也同樣存在著。因為祭祀有許多共通性,所以其禁忌也有類似的特點。這些禁忌的意義不外乎是為了確保祭祀禮儀的正確實施、順利舉行以及能夠達到預期的目的,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於禮的崇尚和遵從。然而如今祭祀習俗已經有了絕大的改變,許多祭祀活動已經演變為一種節日的慶祝活動。許多祭祀的禮儀也都整個的或者部分的取消了,變成了商業性及會貿易或著娛樂姓、交際性的聚會遊樂。過去非常隆重的祭禮或者僅僅成為一頓美參盛宴而已;昔日的神靈也都變成點綴人們生活情趣的藝術品而完全服務於人們的興趣。總之,隨著迷信思想的日亦被破除,祭祀活動也越來越少,而且賭城信奉者更是寥寥無幾。祭祀大都成為徒具型遺蹟。因而有關記祭祀的禁忌也就沒有多少人在去認真對待他,在去關心他、堅持他了。只有那些沒有被「無神論」的強光所照亮的地方,那些被民族民間信仰的厚布幃幔嚴密覆蓋著的地方,仍是不可或缺的。雖然許多的祭祀和禁忌逐漸沒落,但是在中國人的心中從古至今依舊普遍認為禮是神聖而不可褻瀆的。禮再中國就好似是西方的聖經一般,能夠當作人們的慰藉和保其平安的護身符。它已經深深的直入了中國人的淺意識中,在生活上的一舉一動無不都是默默再遵循禮。這種在心靈層次的影響從以往到現在都是相同的。
 
有關祭祀的禁忌仍是有威嚴合信力,因為任何時候,祭祀的力量都是來自被敬祀的神靈的。而源自最上頭是因為有禮在。禮在而神在,神在祭祀在,禁忌的力量也在;神若被人遺棄,祭祀也就荒廢了,禁忌也就失去約束的力量。而外在的禁忌和祭祀以及內心對禮的遵從是使人類在這種不斷掙脫束縛的力量中前進
 
 
 
 
 
 
 
以往的習俗和禁忌到了現代往往產生了許多的改變。這些改變並不是因為人們對於禮的觀念淡泊,而是為了符合現代潮流的趨勢以及我們這一代著想。禮在中國人的心中不曾有任何的減少過。如今喪葬習俗、改革、變化很大,中國民間對於死喪的觀念也有了新的認識。城市裡統一火葬的葬式規定,以及開追悼會、與死者遺體告別等葬儀都制度化了。因而一些往昔的喪葬禁忌習俗已難見於現代城市中,只是在遠離城市的農村、山鄉中還是可以見到的,不過也都發生著演變。無論民族的還是地方的喪俗風俗和特色都在發生著明顯的重大革新。這是目前中國喪葬習俗中的一個總特點、總趨勢。但無論如何的變化及改變,中國人對禮仍舊是那麼的尊敬和崇尚。
 
舉個例子:以往喪葬皆為土葬,那是為了要使祖先能夠入土為安,尊禮而待之。但時代不斷的變遷,世界人口也不斷的膨脹。土地利用的問題明顯成為當時的一項重大議題。於是,人民將土葬改變為火葬,希望一方面能藉此將祖先化為屢屢的青煙,使他們能安安穩穩的進入天上的極樂世界。另一方面又可增加土地的使用空間。這是對社會上產生的變遷所做的一種應變,而且也延續對禮的尊敬。到了現代,全球氣候逐漸暖化,這已經不再是台灣人的事情而已了。為了和世界上的每一個人一起拯救我們所生存的地球,減低製造暖化的工作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而火葬很顯然地已經不是一項好的方式來藉此送離我們的祖先。因此,想出了以水葬或天葬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兩種方式並沒有脫離禮。在我們心中仍是以禮為出發點。我們希望祖先能順其自然的變化,跟著大自然的週期循環,以最自然的方式離開人間。在此我們深信著祖先對我們在外在的應變而心中對禮的不變是深感高興的。
而我們也深信著,祖先並不會因為我們以何種儀式或習俗來祭祀他而有所異議。他們所在意的是我們是否心中仍有禮的存在。
從此種現象可看出台灣社會對於全球環境的議題仍是有相當的重視,並非食古不化,只為了要遵守禮的外在形式而繼續接承不符合現代社會的禮法和制度。我們會以禮為中心路線,以不違背禮的方式,去適應社會及環境的變遷。

lifeandde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